过去这20年来,许多产业和我们的生活习惯已经被科技改变了,如相机,手提电话,德士,甚至是购物行为。教育界里虽然也有所改变,但并没有颠覆性的进步出现。这现象不仅仅限于马来西亚,即使是先进国如美国,情形也不比我们好得上多少。

之前我们谈过网络教育在马来西亚还是在萌芽阶段,未来发展的潜力无限。一些教育界的老字号很早就在科技教育方面布局,尤其是网络科技,但可惜他们依然以传统思维来运作。结果就是过于注重练习题的教育系统,大家也不难在Facebook上看见这些教育系统的广告。这是因为他们把网络教育当成练习簿或参考书业务的延伸,所以没能有突破性的进展。

另一些刚入行的生力军,急于从市场淘金,把教育做成一个直销产品。花钱搞了个题库系统,就急着招兵买马,以直销的方式“颠覆”教育界!有些公司还要求经销商先付费购买他们的产品,才能开始卖这些教育系统。不像Amway卖的是硬件产品,教育系统是软件,没有囤货成本,凭什么要经销商先买后卖呢?但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,我们也不多管闲事。这些行销手法的效果如何,还有待观察。

若真想让网络教育普及化,成为家长们的首要选择,最大的难题还是在于产品本身。市面上的产品除了无法解决网上学习的有效性以外,还有系统的封闭性。这些都是由个别企业所建设的系统,不是一个开放的平台。

没有人可以凭一己之力推动整个网络教育的发展,这其中所需要的资源和牵涉的风险太高。所以我们应该借鉴共享经济的模式,整合各方的资源,才能有效地推动网络教育地发展,让老师、家长和学生获得最大的利益。

什么是共享经济?

Uber和Grab都是很好的例子,它让人们在空闲之余赚些外快,乘客们却得到更快、更好、甚至更便宜的服务。Airbnb则让我们把空置的房间出租,游客们不但可以以低于酒店的价格获得住宿,还可以体验当地人的生活。

Uber和Airbnb都是基于“共享”的概念,充分利用我们空置的资源(汽车,时间和房间),让我们(车主和屋主)和顾客(乘客和游客)双双得益。

我们能不能把共享经济的概念,运用在网路教育上?

当然可以!

老师们能够提供的资源,就是你们的教学经验。这些教学经验是可以以产品(作业簿、练习题、书籍)或服务(补习、批改、指导作业和功课)的形式,成为一种可以共享的资源。问题是目前马来西亚没有一个平台可以让老师们这么做而已。

为什么老师们需要一个平台?

不少老师为自己的学生,编写了作业或者课程以供学生在上课时使用,弥补课本的不足。有些老师也把这些作业出售给其他有需要的家长。

最常见的做法就是在付费后,把作业以PDF文件寄给家长。这些作业理应只能让付费的家长使用,但无法避免有人转发这些作业簿,甚至被不法分子用来牟利。

有很多老师透露,自己的心血结晶被不肖分子公开发售,更甚的是,这些不肖业者是以更高的价格出售给其他家长!

我们必须先解决这些问题,只有在老师们确保自己的努力不会在下一秒就被人偷窃,他们才愿意持续地创作更多优质的教学产品。

所以,一个能够共享的平台并不足够,老师们需要有一个能够保障自己的心血结晶的平台。

除了安全性,平台也必须提供其他高价值的功能,以配合不同老师的教学习惯。例如,学生可以看单元一的影片,过后必须先解答老师所设下的习题,达到某个及格的分数,才可以继续观看单元二的影片。

老师也可以在批改时留言,让学生知道应该改进的地方。学生也可以根据课程或教学点评,让老师知道学生喜欢的地方和可以提升的地方。

就像我们之前所说的,目前的网络教育系统都是以“取代老师”为主,而不是“协助老师”提升教学水准。即使是我们30.com.my也还无法做到这一点,但我们下一次的升级会朝着这方向进行。

我们要建构的是一个有效又安全的平台,让老师们不必驾Uber或Grab,也可以成为共享经济的一员!网络学校让教育不再受地理和时间限的制,让学生和老师随时随地都可以学习和教学。